• 股票开户期货开户

来源:券商中国 2020-12-09 01:00:55

今天下午,国泰君安在其举办的首届金融科技大会上发布“开放证券”理念,并与生态贝斯特app客户端下载的合作伙伴一起介绍了落实开放证券的系列探索和实践。

在行业探索“数字化转型”的大潮流下,国泰君安已经打破了数字化转型的思维边界,提出以开放的思维、业务和技术,在行业内外实现生态共赢,成为引领行业变革的大动作。

国泰君安董事长贺青接受了券商中国记者专访,详细介绍开放证券的整体设想以及国泰君安的数字化转型战略。贺青说,“国泰君安是一家从骨子里重视金融科技的券商。”


金融科技深度改变行业格局


贺青表示,当今世界正经历百年未有之大变局,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深入发展,世界经济新旧动能加快转换。


习近平总书记高度重视科技创新,强调“必须增强忧患意识,敏锐把握世界科技创新发展趋势,紧紧抓住和用好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的机遇,不等待、不观望、不懈怠”。上海市委书记李强要求上海积极抢占金融科技发展制高点,不断提升上海国际金融中心的全球影响力、竞争力和显示度。上海作为我国金融发展的重镇、资本集聚的高地、创新创业的沃土,正在着力推动国际金融中心和科创中心的融合发展。


在此背景下,贺青认为,国泰君安必须坚持向创新要发展,突出科技优先理念,打造公司面向未来的战略竞争制高点。具体而言,必须把握金融科技深度改变行业格局的新形势,抓住金融与科技加速融合的新机遇。


“金融科技给金融行业带来深刻变革的同时,金融与科技正在加速融合,金融机构和科技公司将实现从竞争竞合到融合共赢的转变。无论是金融科技还是科技金融,手段是科技,本质都是金融、且服务于金融。金融科技发展初期,一些科技公司依托技术、平台、流量优势,从网络支付切入,逐步向网络融资、资产管理等领域渗透,迅速积累了大量客群,对传统金融机构形成一定压力。在技术浪潮的引领下,传统金融机构正调整发展思路、加快数字化转型、积极拥抱科技,在创新、技术、数据等方面强化赋能,传统金融机构正走向科技创新前台,携手科技公司实现融合共赢。”贺青说。


开放证券是国泰君安引领行业变革的重要探索


随着数字经济时代来临,数字化转型已成为各行各业的标准动作。然而,各个行业机构对数字化转型的理解和实现路径存在很大差异。


在贺青看来,国泰君安的数字化转型有两大基础前提。一是将传统业务线上化,即数字化转换;二是对线上化的业务进行流程优化,即数字化优化。打造好这两大基础之后,才进入到数字化转型阶段。


“对内,数字化转型是通过数字手段打破业务的牌照壁垒,提升国泰君安的综合金融服务能力;对外,数字化转型是通过开展跨行业内外的业务场景融合、数据价值共享、技术能力互补等合作相互赋能,打造以用户需求为导向的全新产品和服务体验。”贺青告诉券商中国记者。


国泰君安在2018年启动了“数字化国泰君安”战略,并在《2019-2021年金融科技战略规划》中首次提出了“开放证券”理念,目前已经进行了一些探索和实践。可以说,这每一步既是基于数字化转型战略的重要部署,也是国泰君安引领行业变革的重要探索。


当前,三大趋势使得开放成为金融行业高质量发展的重要途径。一是,客户需求正在发生转变。随着金融服务场景碎片化,客户追求无感无 界的极致体验。二是,中小机构创新能力不足,需相互赋能。而核心机构拥有资源优势,亟待转化和输出。三是,产业边界逐渐模糊,跨界合作成为趋势,平台生态优势逐步显现。


贺青介绍,开放证券是一种促进能力整合、构建价值共同体的平台化、生态化发展理念,它提倡资本市场参与者提炼各自核心能力后对外开放。传统证券最重要的资源是资金和牌照,开放证券最重要的资产是数据和能力;传统证券的技术架构是信息时代的中心化思想,开放证券的技术架构是数字时代的分布式思想。


“开放证券不是零和游戏,而是增量市场,大家不是分蛋糕,而是共同做大蛋糕,不是独木成林,而是彼此依存,互为生态。通过建立价值共同体,实现能力的叠加和放大,以此满足零售、机构和企业客户的全景式需求,陪伴客户成长。”贺青说。


三个层面的开放:思维、业务和技术


贺青表示,开放证券分为思维、业务和技术三个层面。


首先是思维开放。思维开放需要企业解放思想,转变基于零和博弈、“为我所有”的资源占有模式等传统管理思维,向共生、共赢的生态思维转变。


其次是业务开放。证券公司可将财富管理、机构业务、投行业务、信用业务、交投业务等各类业务场景进行组件化封装,支持灵活的组合拼接,运用前沿科技无缝地融入理财、零售、医疗、教育等客户日常生产、生活中,打造无感无 界的客户体验,重塑客户旅程;同时,证券、银行、保险、科技公司等行业机构应发挥各自优势,探讨财富管理合作新模式,拓展普惠型、消费性业务服务场景,共同研究和创设全新的产品,重塑产品模式。


目前,国泰君安已经打造了开放金融云平台作为业务开放的载体,并建设量化交易全栈生态赋能sts智能服务,以场外金融云落地一站式场外综合金融服务等。


再次是技术开放。技术开放的实现方式有很多,例如保持对5g、数字孪生、量子计算等新技术的研究,开展联合课题研究;与金融同业、互联网公司、平台型企业等跨界合作,获取多维度另类数据,联合训练风险模型;与交易所等行业机构共建行业saas服务云;与行业机构共同打造行业数据生态等基础设施服务;以api为媒介将证券的核心业务渗透进客户旅程更多的场景中,快速灵活响应客户需求与市场变化;通过技术开源,集外部力量共同解决技术难题、降低成本投入等。


在技术开放层面,国泰君安已与生态贝斯特app客户端下载的合作伙伴共建行业云链基础设施,积极构建与金融同业的开放合作新模式。


自开放证券提出以来,国泰君安已经开展了一系列的探索和实践,包括:积极推动行业数据生态研究;积极参与行业区块链等金融科技基础设施建设;与交易所行业云合作打造各类saas云服务;与金融同业探索共同投资打造生态化的财富管理中台,共同发起成立开放金融联盟,推动合作创新;与头部科技企业开展战略合作,成立联合实验室等。


“国泰君安从骨子里重视金融科技”


贺青告诉券商中国记者,这一系列引领行业变革的大动作背后,是“国泰君安从骨子里重视金融科技”的理念。


中国证券业协会数据显示,2019年国泰君安信息技术投入达到12.4亿元,排名全行业第一。在公司股权激励计划中,还设立了金融科技创新投入考核指标,占年度营业收入的6%以上,并且每年需要实现递增,以此保证持续高 强度的it投入。


从国泰君安的科技实力来看,国泰君安的核心技术系统有90%以上依靠自主研发,体现的是国泰君安整体的it架构能力。此外,国泰君安早于2014年建成了行业首个高等级数据中心,拥有非常完善的基础设施。


贺青介绍,公司还通过建立机制等方式推动内外部开放与创新。例如,建立科技与业务融合的创新机制:由各条线的业务分管领导和it领导共同挂帅,业务和it团队成立专职融合工作团队,定期开展数字化和平台规划、竞品分析、项目效益评估等。鼓励创新、允许试错:每年召开科技创新大会和科技竞赛,范围逐步由内向外延伸;公司内部颁布容错纠错实施办法,设立专项创新基金。而他本人,也亲自担任公司it治理委员会主任。


“金融科技的发展和应用已是大势所趋,必将为我国资本市场带来崭新机遇。作为开放证券的倡导者和实践者,国泰君安证券希望与金融同业和科技产业开展全方位的深度合作,共同服务实体经济、共同促进产业变革、共同为新时代新发展格局作出新的贡献。”贺青说。